我,谷歌眼镜:使用谷歌眼镜的一年

  • 2022/5/20 22:17:00

我本来计划在第二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戴着谷歌眼镜,但是妻子极其反对这个主意,甚至大发雷霆。随着预产期的一天天临近,她又对这个想法喋喋不休,最终还是认定这种做 ** 令人感到困惑并有敌意。

我当初以为这个计划是顺理成章的。谷歌眼镜的许多功能都符合我的使用情景:不需要手动操作互联网,语音识别,自动拍摄的摄像头,既可以拍照又可以拍视频。用语音命令可以把照片和视频分享给任何人。甚至更棒的是,你可以实时分享你看到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妻子会拒绝将孩子出生那天的经历拍摄下来。

我还能够用谷歌的Hangout功能与位于另一个大洲的父母分享他们孙子出生的经过。我以为只要等那天时机一到,打开设备联上网,静观其变就好了。

结果我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这么做——新生儿的出生更本不按计划时间来。但是让我感兴趣的反而是说服妻子允许我使用谷歌眼镜所做的一切努力。我并没有对他讲,我需要拍摄照片或是视频,她希望我做这件事。困扰她的是摄像头出现在眼前的形态,是谷歌眼镜的样子。虽然谷歌眼镜能够让我捕捉眼前的一切,但是妻子却担心这东西会让她发疯。因为谷歌眼镜的外观实在是太TM奇怪了。

你脸上就像有一些奇怪的屎。

2013年可穿戴设备概念盛行,未来计算正在进军人脸,还有手腕,甚至是你的衣服上。这已经不再是可不可能发生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发生,以及我们是否来得及组织这一切发生的问题。在近年内,我们可能都会用上谷歌眼镜。在2013年,在使用谷歌眼镜的过程中,我经历了如下的经验教训:

快看那个 ** 。

即便是在不那么亲密的场合,谷歌谷歌眼镜还是会让人感觉有一些社交上的尴尬。一次又一次地,我让周围的人感到非常不舒服。这也让我非常不舒服。

人们会对谷歌眼镜感到气愤,接着对你感到气愤。他们会公开地谈论你。谷歌眼镜能够产生最激烈的负面印象。有人提到“蓝牙讨厌鬼”逻辑,但真实情况是,没人会在现实中向你道歉什么的,他们只会叫你是个 ** 。

佩戴谷歌眼镜会把你从人群中疏离开来。这东西不仅表明你会花1500美元在一个“”项目上,而且是谷歌选择的你(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买到谷歌眼镜,你要被选中才行)。谷歌眼镜就是在你脸上的群体标识。

而且其他被谷歌选中的人让这种情况变得更糟糕了。就拿湾区来说,佩戴谷歌眼镜的都是些90后,这些谷歌眼镜的“探索者”非常年轻,穿着昂贵入时。

有几次我在公开场合见到几个佩戴谷歌眼镜的人,他们始终保持着一个自我封闭的小圈子状态。谷歌眼镜已经有了自己的潜台词,有了自己的社交礼仪。当然你必须要花大价钱才能参与其中。

虽然我是这其中的一员,但我知道我激怒了周围的人,因为我听到他们叫我,“快看那 ** ”。他们会这样说,而我一直都有些同意。

你能在哪里用可穿戴设备呢?(原文来自 Wired,虎嗅编译)

使用谷歌眼镜的经历让我对可穿戴设备有一点担心,因为我从来都不太确定到底在哪里这东西才适合使用。我不会在脸上戴着一台售价1500美元的计算设备出现在公共交通设施上,因为很可能会被人一把拽掉。我也不会戴着它去赴晚宴,因为在用餐时候手里握着部手机都会被看作是不礼貌的行为。我更不会戴着谷歌眼镜去酒吧,不会戴着它去看电影。也不能戴着去公园球场或者孩子的学校,因为有时候这东西会吓坏孩子。

这东西在公路上的时候倒是很不错——只要你周围没有其他人,或者你不担心他们觉得你是个格格不入的人。

当我戴着谷歌眼镜上班的时候,同事有时会叫我 ** 。即便是我在《连线》的同事们,我们这些勇敢迎接未来的人,也发现谷歌眼镜很是奇怪。人们常常会在我的跑步机办公桌旁边停下,并跟我吐槽一番。

你知道怎样才能让一个专业的书呆子(nerd)承认你也是一个书呆子吗?我知道(答案就是谷歌眼镜)。

Google Now在你脸上的表现简直棒极了。

无论你怎么看谷歌眼镜,它都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即便是那个小方块显示器,也和我们以前看到的不同。

你还可以在佩戴之前安装一些app应用,但是我从没发现一个有用的。Twitter的内容有点太多,在我眼前出现实在是太嘈杂了。《 ** 》的突发新闻倒是不错,但是大多数第三方应用都是信息噪声。

谷歌自己的原生应用倒是不错。我喜欢快速邮件回复功能,导航更是王牌。Google Now更是妙不可言。如果你想知道谷歌眼镜有哪些地方是真正出色的,那就是Google Now了。

人们都会爱上在谷歌眼镜使用Google Now的。

我快无聊死了。

谷歌眼镜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除了指方向,当然这一点更多是新鲜,工具性有限。真正酷的东西还没有出现,也就是说,还没有使用满一年我已经对这个东西感到厌烦了。

谷歌用了很长时间才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谷歌眼镜。直到那之后情况才变得有趣一些,比如AllTheCooks这款应用可以让你跟着菜谱去做菜,而不用放下手中的菜刀和热锅去翻书。

谷歌眼镜未来的发展还是令人激动的,只是现在不怎么样。

无心插柳的安卓。

我是否提到因为谷歌眼镜的关系而改用安卓系统了呢?这一点倒是既奇怪又未曾预料的,但这一点的确发生了。

自从iPhone第一代开始我就是iOS的死忠,虽然之前也试过安卓系统,但是从未长期使用。自从开始佩戴谷歌眼镜之后,我使用Nexus 4的时间更多了,因为谷歌眼镜和iPhone的绑定非常不顺畅(谷歌眼镜需要连接手机才能上网,因为没有Wi-Fi连接)。无论我走到哪,我都要随身戴两部手机。

慢慢地我意识到自己拿出Nexus的时间要远多于iPhone,尤其是在iOS 7开始普及之后。这对于iOS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

谷歌眼镜改变了我对手机的看法。

手机是最糟糕的设备。

谷歌眼镜让我开始有点痛恨手机了——任何手机都一样。我意识到手机在很大程度上占据了我们的注意力,用各种方式把我们和现实生活分开。人们虽然站在一起,但是却盯着一个小屏幕,与一个并不在这里的人交流。彼此面对的是各自手中的设备,而不是站在对面的人。

谷歌眼镜让我开始认同了这种人机之间切换的概念,它开始帮我欣赏戴上谷歌眼镜之后的自己。但,还有另一部设备能够让我更活在当下吗?还是说谷歌眼镜只是另一种分散注意力的产品呢?我真的不知道。

有一件事我是肯定的,谷歌眼镜正在对人类产生影响。这种影响要比我们的反应更快,并且已经准备好来改变我们的社会。你可以取笑谷歌眼镜,或者叫那些戴着它的人 ** 什么的。但是今年你可能在笑话它,明天可能就会有人戴着它出现,在你的周围。

总有一天,佩戴谷歌眼镜会是正常的。

我们还是准备好吧。

立即行动,开启 海外推广 精准营销之旅

请联系您的营销顾问,获取定制报价单、客户案例及行业分析报告。

运营中心:
东莞 / 深圳 / 广州 / 上海 /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西安 / 武汉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0755-27908682

18664972870

与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