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的骄傲,骄傲的谷歌

  • 2022/5/1 19:20:00

昨天发生了一件事情。电话突然响起来,接电话一聊发现是消失已久的谷歌的recruiter。对方问我为什么发了好几次邮件我却一直不回。这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从未接到过邮件,而且这是无法想象的奇迹。

我在2009年到2011年期间经由不同朋友推荐鼓动,毫无刷题准备的情况下面试谷歌三次。三次onsite都挂掉以后,再也没有谷歌recruiter找我。这个困扰我的事情在Quora上有一个答案。一个资深recruiter透露谷歌内部有规定,任何人一辈子只有三次onsite面试谷歌的机会,三跪谷歌,谷歌就会永久冻结这个人了。

传闻看起来是真的,所以谷歌recruiter再来找我是个奇迹。我觉得奇迹不应该发生在我身上。于是我问他:你确信找的人是你要找的,而不是同名同姓的另外一个人吗?

对方问我为什么。我说听闻谷歌有这个三跪就永久冻结的政策,我在2009年到2011年跪了三次,这辈子你们应该不会来找我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对方表示这个政策不但是真的,而且到现在依然有效。

后面的故事就是对方发现果然是另外一个和我名字一样的人,被填上了我的Linkedin的主页。于是有了这个乌龙。Recruiter说不好意思打搅你,但是你还是永久被禁,没资格面试我们的。

这个机会难得,我就多和recruiter聊了几句。不但证实了谷歌确实一个人一辈子只有三次机会。而且recruiter告诉我,符合两种情况之一的可以申请开exception,如果exception被批准了,我就可以获得额外的一次面试机会。第一个是我有一个新的更高的学位。当然这个没戏了,我已经PhD毕业了。第二个是谷歌内部的大牛力推我。后者估计也没什么戏了。我更不知道的是如果这个面试再挂掉的话,是不是一辈子连exception的资格都没有了。

三跪谷歌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这个事情很多人也都知道,所以也不是什么不可以公开的事情。只能说我既不是天才准备也不充分。不过这个政策的确是非常的值得我们探究一下。

谷歌面试有很大的随机性,这个很多人都知道。进了谷歌的人,如果拉出来重新走一遍面试流程,很多人估计也会被拒掉。这个背后的原因很多人也讨论过,基本上来说,这个流程里面招到的人,肯定都是人才。至于那些因为这个过程被随机出去的人才,那就只能说抱歉,命不好怪上帝吧。

我想主要的原因还是谷歌有钱,又看起来很高大上,申请的人很多,所以它可以任性,想怎么干都行。谷歌是骄傲的,方方面面都可以体现出这种骄傲来。

我记得2008年的时候,谷歌三驾马车已经很成熟。Hadoop就像是一个玩具一般。当时谷歌和IBM联合组团包了一个废弃的数据中心。在数据中心里面装上Hadoop,供全球的研究人员使用。谷歌觉得展现MapReduce的伟大可以通过这种举动来实现。当大家发现Hadoop这个不怎么样的软件都能够做很多事情的时候,谷歌内部的基础架构的伟大自然而然也体现出来了。

与此同时,谷歌很早进入到云计算了。比亚马逊当然晚一点,但是比微软早多了。只不过谷歌眼里主推的产品是AppEngine,不是卖虚拟机。至于类似亚马逊的虚拟机服务,那就得等到4年以后才以Compute Engine的名义推出。个中缘由,最重要的还是谷歌觉得它的路线就是最好的,全世界只需要follow就好。

AppEngine当然不全是没有意义的东西,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但是里面主推的是BigTable这样的Key-Value Store。我在2008年硅谷某个活动场合里见到AppEngine的人在宣传。有人在下面问,数据存储连Join都做不了,怎么用?谷歌的人回答说,我们在内部从来都不用Join的,BigTable是未来。弄得下面的人一脸懵逼的不知道怎么接。谷歌宣传Join已经过时,不是必需品,并非只有那次讲座。

当然后来事情的发展大家都知道了,谷歌做了个Spanner的东西。这个东西很牛非常牛。但是单纯从数据模型看,这多少是自食其言了。

Spanner成了谷歌云上的服务。先进的技术,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但是Spanner的那个SQL有点糟心。没有人知道这个SQL到底兼容SQL的哪个版本。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和谷歌内部的人聊天就知道缘由了。谷歌的人觉得SQL标准在技术上并非最合理,而谷歌自己做的决定更合理。至于客户是不是愿意为了谷歌更先进的技术改写自己的程序,那就不是谷歌的人认真想的问题了。

一方面我觉得谷歌的命其实挺好的。谷歌的搜索引擎和Page Rank算法当然是独步天下的。但是谷歌现在的印钞机,通过竞价排名来卖广告的基本思想并非原创,抄袭了Overture。当然我们不可否认,谷歌技术特别牛,抄东西抄的不错。

Overture1998年就开始做这个生意了,谷歌进入新世纪才开始。Overture和谷歌的官司打了好久。只不过在雅虎收购了Overture以后,以区区250万股谷歌原始股就和解了。更重要的,这些股票还被雅虎当时的首席财务官以82美元一股在谷歌上市前卖给了投资财团。只能说,,不灭亡真没天理。

倘若那场官司最后以每笔交易收多少专利费的形式结束的话,谁知道今天怎么样呢?但是不管怎么样,谷歌赚钱靠广告,其他方面努力了这么多年,依旧没看到多少钱冒出来啊。

本来吧,大数据这一块谷歌有很大概率主导的,但是最后成了Hadoop的天下,让亚马逊赚足了钱。而谷歌自己的BigTable做云计算服务,提供API的时候,居然需要提供和HBase兼容的API。这也是极少数的谷歌为了利益而屈服于所谓落后的技术,保证兼容性的举措了。但是这个举措的背后所反映的,其实还是那个骄傲的谷歌和谷歌的骄傲带来的问题。

我一直觉得谷歌这,本来可以做得更好的。奈何谷歌觉得自己就是牛逼啊,世界都要围着谷歌转才是真理。谷歌为了这个世界而妥协,实在是不符合其一贯的作风啊。

所以最后往往就是谷歌有最牛的技术,赚钱的却是亚马逊。虽然我某些方面观感很一般,但是亚马逊的leadership Principal里面有一些,是非常接地气的东西。如果谷歌有同样接地气的能力,谷歌何止是今天的谷歌呢?

当然,其实没办法,都有自己的宿命。一群很聪明又觉得自己才是真,我想可能了。一方面谷歌很伟大,做了很多很厉害的技术。另外一方面谷歌真的是非常的骄傲。让我不知道要怎么说。

我做谷歌黑有一段日子, 所以我的观点当然是有偏见的。不过我起码也是有理有据的表达和证明我的观点。我不太喜欢上来就骂娘的留言,但我欢迎有理有据的观点,无论同意还是反对我的。

立即行动,开启 Google 精准营销之旅

请联系您的营销顾问,获取定制报价单、客户案例及行业分析报告。

运营中心:
东莞 / 深圳 / 广州 / 上海 /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西安 / 武汉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0755-27908682

18664972870

与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