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午夜幽灵 二

  • 2022/1/11 5:46:00

小编 小鉴定师老大

文 天崖

小寺老前辈和佐藤警官全新的发觉令人吃惊,儿童福利院里除开侵害智障女童的魔鬼以外,竟然也有性侵智力障碍男童的超级变态野兽!

这一名叫“褔利”院的地区居然这般的污浊!

案子水落石出以后,佐藤警官告知小寺老前辈,当两个孩子脸部显露出害怕神情的情况下,他就彻底将离职的想法抛之脑后,立誓一定要亲自找到侵害小朋友们的魔鬼!

大脑发育不完善的小孩脑中沒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想法,常说的一定是真正的,这一侵害男童的魔鬼一定存有。

但她们混浊的逻辑思维能力一样也给案子的破获产生了较大的不便。

无论小寺老前辈和佐藤警官怎样详尽了解,即使松岛兰闻讯赶来语言诱发也自始至终沒有让小岛和小川讲出带使用价值的情报信息。

她们仅仅谁是大歌神地说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大叔用“那个东西”顶她们,要顶“太深了好深”,顶完以后 ** “特别疼很痛”。

对于大叔多少的年龄、长什么样子她们彻底说不出口。

在松岛兰的协助下,小寺老前辈和佐藤警官对小岛和小川的 ** 位置干了查验,结肠周边均有差异程度上的损害后又痊愈的印痕,所幸并不比较严重,沒有造成感柒,这也是护理员们一直沒有发觉的缘故。

查验结束,松岛兰脸都白了,她彻底难以相信儿童福利院中竟然有性侵男童的魔鬼,但小岛小川 ** 损害的印痕告知她一切都是真正存有的。

佐藤警官思考了一会道:“松岛姬,小岛和小川两个人平时会触碰这些成年男性。”

松岛兰从吃惊中恢复正常,迟疑了一会儿道:“儿童福利院娱乐活动地区仅有这一处,只需有行動工作能力的每日都是会在这个地区休闲娱乐玩耍,早上三小时中午三小时,可以说全部的成年男性都是有触碰的机遇。”

“那能独立触碰到小岛和小川的会有几个?”

“理论上都是有很有可能,由于夜里内院和外院只能留两个人值勤,并且值勤的职工也仅仅在十点和十二点这两个时间点巡查一下,其他時间全是在屋子歇息,夜深以后所有人均有很有可能贴近小岛和小川。”

“患者的衣服你们都是有明细吗?”

“自然有,她们全部的衣服裤子全是统一清理消毒杀菌的。”

“那在其中有黑色衣服的有几个?”

“黑衣服吗?”松岛兰想了很久道:“这儿的患者和护理员全是儿童福利院统一订制的服饰,沒有黑色衣服啊!”

佐藤警官和小寺老前辈对望了一眼,感觉很怪异,刚刚两个小朋友都说是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大叔用“那个东西”定她们,难道说这个人为了更好地犯案便捷专业提前准备了一件黑色衣服?

佐藤回想到这段时间在儿童福利院调研的情景,儿童福利院智障人士和护理员穿的衣服裤子很简单,全是统一的样式,智障人士全是那类患者服,说不好听点和牢房里号服类似,而护理员都穿著相近医师的那类长衫。

色调基本上都统一,仅有乳白色、深蓝色、深灰色三种

他猛地幡然醒悟回来道:“并不是灰黑色,是深灰色!”

犯案的時间一定是夜里,在灰暗的灯光效果下,小川和小岛将深灰色的衣服裤子当做了灰黑色!

但那样也就没法变小犯罪分子的范畴,由于深灰色的衣服裤子儿童福利院每个人有。

佐藤警官尚在思考,小寺老前辈好像想起了哪些,想起以前两个小朋友的一个行为,猜测到了一个很有可能,从衣袋里将刚刚拆了一半的塑封膜针管又掏了出去。

小岛一见针管,立刻嘴一扁又要哭出声来,而小川也看起来极其的惧怕。

佐藤警官见到小寺老前辈那样的姿势马上搞清楚回来,性侵男童的野兽一定是用 ** 做为危害,迫使男童就范,怪不得刚刚小寺老前辈刚取出针管小岛和小川就大喊“叔叔不要顶我”。

这也是一种遭遇风险的条件刺激!

以后对小岛和小川的进一步了解确认了这一猜想!

果真在“黑袍大叔”每一次对小岛和小川渐行性侵以前,都是会用针管扎她们逼他们就范,对比起“顶 ** ”的难受,长针刺进来的疼痛感更甚,因此她们只有憋屈承受。

小岛和小川诉苦结束,佐藤警官立刻道:“松岛姬,能触碰到针管的人多吗?”

松岛兰追忆了下道:“很少,由于儿童福利院里智障人士较多,全部能造成损害的物件我们都管控了起來,缝衣针、针管等都归属于管控的物件。”

“那什么人可以触碰到这类管控物件?”

“全部的职工都能够。”

松岛兰口中吐出来“职工”两字后,小寺老前辈和佐藤警官对望一眼,由于她们了解,犯罪嫌疑人早已浮起了河面!

这一关键犯罪嫌疑人,恰好是乙某。

乙某以前被村里次郎牵涉进侵害智力障碍兄妹俩的案件,在他寝室里察觉了一些安全套,并且他又说不出这种安全套的主要用途。

如今各种征兆表明,他也许和侵害智力障碍兄妹俩的案件没有关系,却很有可能是性侵男童的罪犯!

乙某不但有权利触碰管控物件,并且彻底可以在上夜班的情况下,穿上深灰色的工作服潜进小岛和小川的屋子对2个小孩开展性侵!

做为一个护理员,必定会出现明显的营养健康观念,了解和男士 ** 传染性病的可能会暴增,因此才会提前准备安全套。

换句话说,安全套不是他用于 ** 智力障碍兄妹俩常用,更不是他所说的买回来吹泡泡用,反而是用于性侵智力障碍男童!

除开小岛和小川以外,或许也有男童也被他性侵!

佐藤警官交代松岛兰临时将状况信息保密,并麻烦她去做一项工作中:暗中查验全部男童的敏感地带,明确有十名男童被性侵。

尤其是包含浩二以内的那三名幼小的男童,很有可能也变成了性侵犯的目标!

自然 ** 智力障碍兄妹俩一案的调研也务必再次,由于小岛小川见到针管就极其害怕,小寺老前辈改成收集毛发病鉴定材料。

小寺老前辈将检材送到核心交到朋友评定,自身又回到儿童福利院帮助佐藤警官开展调研,而这个时候,再次振作起精神实质的佐藤警官也将案子的最新消息通告了警察局领导干部。

领导获知佐藤警官摆脱了心里窘境,欣喜之余又感慨案子的繁杂。

本案尽管沒有牵涉到性命,但受害人是诸多幼小的智力障碍男小女孩,并且产生在社会福利机构,过于吸引人目光,假如不可以短时间查获,警察局可能遭遇史无前例的较大工作压力!

领导干部立即决策,加派每人必备帮助佐藤警官开展调研,力争在最短期内查个真相大白,儿童福利院內部的调研由佐藤警官承担,外界的调研由领导干部亲自领队,假如侵害兄妹俩的犯罪分子是由外界潜进,终将无所遁形!

当小寺老前辈再度前去儿童福利院的情况下,佐藤警官早已带上2个警员对乙某的1人卧房完成了细心搜察。

由于案子一直在调研当中,乙某犯罪嫌疑人的真实身份都还没彻底洗除(尽管他并不是智力障碍兄妹俩肚子里小孩的爸爸,但并不意味着他就沒有侵害过兄妹俩),因此1人宿舍一直保持着案发后的情况,被封口封闭式,保证这段时间沒有所有人进到。

之前是在房间的书柜里察觉了安全套,而此次,佐藤警官期待能找到乙某性侵男童的直接证据,例如乙某性侵男童时衣着的衣服裤子,或是是危害时应用的针管。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更加令人震惊的发觉!

乙某的1人宿舍是一个极其一般的屋子,一张双人床就占有了接近一半的总面积,剩余的一半总面积摆着一张办公室桌子、一把椅子、一个床柜、还有一个小衣柜。

和别人宿舍不一样的是,这一屋子里边还有一个不大的内卫,无需深夜跑到外边尿尿,光这一点也表明出职工的优势来。

据松岛兰详细介绍,这儿是之前医生山本的屋子,那时候的他还仅仅护理员,就任医生离休以后,山本出任,换了更强的宿舍,这一屋子就给了老资格的职工乙某。

依照儿童福利院的国际惯例,乙某极有可能便是下一任医生。

在卧房里调研了一番以后,发觉了一套深灰色的工作服装,这也认证了佐藤警官的猜想,但遗憾的是这类工作服装儿童福利院每一个职工都是有,只有证实乙某有可能是小岛小川口中的“黑袍大叔”却没法变成关键性的直接证据。

警员们在乙某的屋子开展详尽调研,由于案子中涉及到到了针管这类东西,因此警员们检索得尤其细腻,期待能寻找用于危害小岛和小川的针管。

逐渐调研的情况下,佐藤警官实际上对寻找针管没报很大的期待,由于针管那么小的东西,罪犯可以随时随地揣在裤兜带到弄出,假如乙某警惕一点每一次用完都丢掉得话,就无法找到针管了。

但事儿的发展趋势彻底超出佐藤警官的意想不到。

一开始在屋子的每个角落里包含家俱里都沒有发觉其他案件线索,当警员们赶到内卫时,总算拥有很大的发觉!

内卫的总面积不大,仅有两三个平方米,里边是一个坐便器。

这类坐便器很普遍,旧式的房屋全是用的这类,但佐藤警官却发觉了一个不太对的地区。

坐便器的上边是一个水泵设备,平常用于蓄水,便后拉一根绳子就可以加水清洗。

这类水泵设备都是会有一个外盖,避免耗子这类晦气进到,有一些水泵设备的外盖是用一把小锁锁上的,在日本许多家中都是有,不奇怪。

但这一盖上的锁却很是怪异,并不是锁的样子怪异,反而是这把锁是一把很好的锁,价钱不划算,通常情况下,沒有谁会用一把较贵的好锁用于锁毫无用处的抽水马桶盖。

佐藤警官意识到不对,费力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锁砸开,果真有发觉!

在水泵设备的里边,码着几片砖块,最上边的一块砖块正好超过了最大的储水位线。

而砖块上边,置放着一个防潮的油纸包囊,开启包囊,里边是一个盖得严实的盒子,这一盒子上边竟然也有一把锁!

将这把锁砸开以后,佐藤警官被里边的物品吃惊了!

小盒子里边是一个医用注射器,而注射针的边上,密麻麻摆着一排小玻璃瓶子,在这种玻璃瓶子的标识上,写着一排英语字母:“ ** propionate。”

“竟然是丙酸睾丸酮!”佐藤警官真是不相信自身的双眼!

“丙酸睾丸酮是啥?药吗?”一个年青警员奇怪地问佐藤警官。

而佐藤警官却一语不发,他彻底深陷了极其的恼怒和吃惊当中!

年青的警员不清楚“丙酸睾丸酮”是啥,但阅历丰富的佐藤警官却再清晰但是!

“丙酸睾丸酮”,能推动男性性器官的产生、生长发育、完善,并抵抗雌性激素,抑止 ** 子宫内膜生长发育及子宫卵巢脑垂体作用,推动蛋白合成代谢、激动骨髓造血作用, ** 红细胞的转化成。

简单点来说,“丙酸睾丸酮”便是针剂雄激素药物!

一个“蒙面人”,用针管狠狠地扎着智力障碍男童,随后再对它进行极端化罪孽的性侵和污辱。

佐藤警官本以为针管仅仅用于迫使智力障碍男童就范的游戏道具,却万万没有想到,智力障碍男童儿童性早熟的元凶,恰好是这一 ** 的“蒙面人”!

原先小岛小川等人并不是由于低能儿病发症造成的儿童性早熟,反而是被“蒙面人”注入了“丙酸睾丸酮”!

为了更好地达到自身的冲动,给智力障碍注入“丙酸睾丸酮”,等她们拥有显著的性特点再对它进行性侵和侵害!

包含浩二以内的五名没满十二岁的男童全是他侵害的总体目标!

这是一个多么的 ** 多么恐怖的魔鬼!

“立刻追捕乙某,千万不要使他跑了!”当小寺老前辈迈入儿童福利院的情况下,就听到了平时极其理智的佐藤警官空前绝后的怒吼:“一定要让这一魔鬼死无葬身之地!”

儿童福利院中的一间小屋子被设置成临时性询问室,佐藤警官在里面着急地转来转去,等候乙某的信息,而小寺老前辈则看见那一个装着注射针和“丙酸睾丸酮”的盒子瞠目结舌。

他与佐藤警官的觉得一样,针对乙某那样狠毒的 ** 唯一方法便是执行人道毁灭。

佐藤警官这时有点儿后悔莫及,刚刚太过度兴奋,那一声大吼几乎儿童福利院中的人都听到了,万一有些人通告给乙某,或许乙某便会问讯外逃。

因此佐藤警官并沒有自身前去乙一家,反而是将情况报告给了领导干部,让领导分配周边的警员就近原则追捕乙某。

但通常担心哪些便会来哪些,半小时以后传出信息,乙某果真外逃了,那样的結果让佐藤警官很是悔恨。

数日前对乙某完成了审问以后,由于亲子鉴定结果清除了乙某的行为,无证据只有将其释放出来,乙某就向医生山本请了两天假回家了歇息,说调整一下情绪。

当周边的警员赶来乙一家时,仅有乙某的老婆在,据乙某的妻子交代,半小时以前乙某收到一个电话,躲在厕所莫测高深接通以后,就神情极其惊慌地急急忙忙外出了,沒有说出来做什么,更沒有说要到哪去。

警员们的气势让乙某的老婆甚为惶恐不安,询问乙某究竟出了哪些情况,警员们测试了一两句,明确乙某老婆并不是作伪,她的确对乙某犯下的事儿一无所知。

接着警员们问清晰了乙某很有可能前去的地址,分头开展追捕,却一直沒有寻找乙某的足迹。

一个大美女尸体,竟然凭空消失了!

获知状况的佐藤警官脑壳都需要炸了,在他从警十余年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哪一个案子会在破获的历程中碰到那样多的阻拦。

(这一案子之后被称作山梨县十大案子之一,而佐藤警官也由于办这一案件知名了,这也是他沒有想起的。)

案件越发坎坷,越发激起了佐藤警官的士气,他立誓一定要在最短期内将外逃的乙某捉拿归案!

乙某潜逃的時间仅有短短大半个多钟头,一定跑很近,全部警察局的警员所有鼓励起來,一部分封禁每个街口,不许乙某外逃出异地;此外一部分调研城里每个异常地址,而乙某的手机上也用新科技方式实现精准定位,只需他敢启动通电话,必然就能发觉他的足迹。

由于乙某的残酷水平,他早已被当做了最大案要案的关键犯罪嫌疑人看待!

此外,松岛兰对儿童们的检验結果也出来。

此外三名小孩中,除开年龄最少的浩二以外,比他一大半岁和大一岁的2个儿童性早熟小孩子都遭受了不一样程度上的侵害。

也许是看在浩二年龄最少的份上,使他逃过一劫,但假如乙某不曝露得话,或许最大半年以后,可伶的浩二也会遭乙某的辣手!

到现在为止,早已明确有四个低能儿男童被乙某所侵害,并且儿童性早熟并不是轻易打一针“丙酸睾丸酮”就可以的,需要长时间多次的注射,也就是说,乙某对四个弱智男童的性侵时间至少在半年以上,甚至有可能长达一两年。

这样的恶魔,比起那些杀人凶手更为 ** 更为恶毒!

这是一次日本警察厅(释1)都有记载的全城搜捕行动,动用了大批警力,耗费了数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发现了乙某的踪迹。

但这个时候,乙某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不是他惊吓过度无法言语,而是他根本无法开口。

乙某死了,

死在一个枯井之中。

(释1,日本警察厅:负责日本公共安全跟警察的运营,职掌日本警察整备、犯罪鉴识、犯罪统计等事务指挥,监督各都道府县警察的日本行政机关,设置于1954年日本《警察法》修正之时。大家熟知的日本警视厅,位于日本警察厅管辖下,是东京都地区的警察机构。)

当佐藤警官和小寺前辈闻讯赶到现场时,周围已经被警员们封锁了起来。

这口枯井位于山梨县县郊的一个废弃小屋屋后院落内,屋前还停着一辆小车,经过确认正是乙某的座驾。

令佐藤警官和小寺前辈颇为吃惊的是,这栋废弃小屋的位置距离福利院车程只有大概十几分钟,而从乙某家到这里驱车却需要花费近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当警方到乙某家中抓捕他的时候,他却正在往福利院附近赶。

佐藤警官和一个警局的法医一同下到了枯井之中,仔细地调查起来。

乙某的死状很难看,面容极为扭曲,头上一个巨大的伤口,淋漓的鲜血尚未完全干涸,目测很有可能是致死的部位。

和头部伤口相对应的位置,是枯井底部石板上一大片血迹。

很显然,乙某的死因是头朝下掉入枯井中,撞到底部的石板,因为枯井深达二十多米,撞击极为剧烈,当场一命呜呼。

将乙某的 ** 运上来之后,法医进行了全面的检查,确定了乙某的致死原因正是头顶的撞击,死亡时间是三个小时之前。

而警官发现这里距离“佐藤警官下达抓捕乙某命令”的时间只过去了四个多小时,如果乙某离家之后第一目的地就是这里的话,那么他在抵达这里半小时之后就死在了枯井之中。

乙某的怀中有一个钱包,里面装着一些钱、证件和银行卡,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物品。

在法医检验 ** 的同时,佐藤警官也对现场进行了勘查。

这个枯井位于屋后一个围起来的小院子,周围是一些菜地,菜土里已经没有任何青菜,取而代之是低矮的杂草,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住人,菜地都荒废了。

枯井的周围是水泥砌起来的地面,以枯井为圆心,延伸出大概五米左右的半径。这是为了防止蛇虫鼠蚁跌落到井里采取的防范措施,用水泥地隔开,蛇虫鼠蚁就不会到井边去。

菜地很是湿润泥泞,踩上去鞋子会粘上水和湿泥。

所以水泥地面上出现了几行清晰的脚印,除了发现现场的警员和佐藤警官以及法医的脚印之外,剩下那行经过比对确定是乙某的。

也就是说,枯井附近当时只有乙某一个人。

综合这种种情况分析,乙某极有可能是投井自尽。

小寺前辈给出了他的推测:一定是在佐藤警官下达抓捕乙某的命令时,福利院内有人通知了乙某,乙某畏罪潜逃,结果发现城市被完全封锁后,无路可逃的乙某只能跑到此处,投井自尽。

但这个推测立即被佐藤警官否定了!

佐藤警官否定的原因很简单:如果乙某目的是潜逃去外地的话,完全可以从自己家附近方向出境,那里距离县境要近很多,他费尽力气驱车近一个小时穿越大半个城市来到这里,一定有其他的目的!

很快,这个目的就被发现了。

两人还在井边商量案情,调查小屋内部的警员就大声呼喝起来:“佐藤警官,您快来看!”声音极为急促,显然有了重大发现。

小寺前辈和佐藤警官闻讯连忙来到屋内,眼前的情景让他们大吃一惊!

这个小屋面积不大,从外面看极为破旧,显然废弃已久,但古怪的是里面则别有洞天。

小屋里面有一个卧室,布置得极为温馨,屋子中间有一张大床,被子枕头是用最高档的面料制作而成的。

如果不是其他地方破破烂烂的话,光看这个小卧室,任谁都会以为这是一对新婚夫妻的爱巢。

床边有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张写满字的纸,纸张颇厚,质量很好,正文最前面就是两个大字:遗书。

除此之外还有一支写字的笔,和遗书摆在一起。

佐藤警官示意跟在其后的法医先对纸张和笔进行指纹扫描,果然在上面发现了乙某一个人的指纹。

佐藤警官认真地阅读起遗书。

这封遗书是乙某所写,在遗书里,他忏悔了自己所做的一切。

乙某果然是侮辱智障男童的恶魔!

他交待自己是一个恋童癖,但智力正常发育的男童不可能配合他做成这样龌龊的事情,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 ** ,乙某选择进入了弱智男童众多的福利院。

一开始他只是偷偷对一些弱智男童做一些恶毒的勾当,但时间一久,他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满足,因为他不是一般的恋童癖,他喜欢那种年龄很小但却性发育成熟的男童。

于是他从某些黑市渠道弄来“丙酸睾丸酮”,挑选了几个男童给其注射,时间一长,这些男童出现了性早熟的症状,而他则 ** 大增,逐个对这些男童实施了侵犯,有时候偷偷摸摸不过瘾,他还会借职务之便,带上一两个男童到这间小屋里,发泄他的 ** ,发泄完毕就送回家。

这间小屋废弃已久,附近人迹罕至,又隔福利院很近,正是最好发泄 ** 的场所。

他知道自己所犯的罪孽不能被世俗所容忍,而且警官在全城搜索,他在劫难逃,所以就决定一死了之。

遗书的最后他深深地忏悔,说自己也知道所作所为极为恶劣,但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

对于妻子和孩子他只有愧疚,希望她们忘了自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为了证实遗书的真假,佐藤警官马上将遗书拍照,传给留守在乙某家中的警员,警员将遗书交给乙某妻子看过之后,确认是乙某的字迹。

消息反馈回来后,佐藤警官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寺前辈犹豫了一下,道:“佐藤君,现在怎么办?乙某已经死了,这个案子如何结案?”

佐藤警官的眼睛没有睁开,喃喃道:“小寺君,说结案的话似乎太早了点。”

小寺前辈忙道:“佐藤君,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乙某侵犯智障男童一事如何结案,当然智障女童怀孕的事情必须要查下去。”

佐藤警官眼睛瞬间睁开,目光极为锐利,严肃道:“小寺君,你也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乙某侵犯智障男童一事,说结案还太早!”

小寺前辈吃了一惊道:“现在遗书有了,而且乙某也确定是 ** ,为什么不能结案?”

佐藤警官冷笑道:“ ** 吗?我看未必。”

小寺前辈疑惑道:“遗书是乙某所写,而且井边的水泥地上除了乙某之外没有任何人的脚印,乙某也确认了是头部撞击到井底石板而死,为什么不是 ** ?”

小寺前辈相信佐藤警官绝对不会胡言乱语,一定是有证据才会如此说,但他绞尽脑汁后却发现,现场发现的种种情况证明了乙某只有可能是 ** 身亡。

遗书上字迹和乙某一样,而且只留下了乙某的指纹,可以确定是乙某所写,就算这一点可以用“乙某的生命安全被胁迫写下了遗书”来解释,但乙某坠入井中一事则只可能是他自愿完成。

无论乙某遭受何人逼迫,都不可能主动头朝下投入井中,反抗或许会有生命危险,但投井百分百一定是死,没人会傻到那个程度。

小寺警官是法医学高材生,警局法医鉴定乙某 ** 的时候他也在场协助调查,可以确定乙某的死因就是头部撞击到井底石板,如果是他杀,那就必须要有人刻意叫他到井边,而且还要趁他不注意将他推入井下,这个凶手就必须要和他一样站在井边,也必然会在井边留下脚印。

小寺前辈陷入了沉思,自言自语道:“不对啊,井边除了调查的警员和乙某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人的脚印,难道这个凶手能飞不成?”

小寺前辈原本只是这么随口一说,但奇怪的是佐藤警官居然点了点头,认同了他的说法!

忽然,小寺前辈想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可能,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场景:

无月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福利院围墙外面,缓缓飘起一个白色的人影,这个人影没有脚只有上半身。

它飘过了围墙,飘过了庭院,一路飘来,停留在了枯井之上。

小寺前辈脱口而出道:“我的天,难道是午夜幽灵!”

既能够强迫乙某写下遗书,又能在不留下任何脚印的情况下,将乙某推入井中,让所有人都误会乙某是 ** 身亡的,只有可能是曾经出现在内院庭院中的“午夜幽灵”!

立即行动,开启 Google 精准营销之旅

请联系您的营销顾问,获取定制报价单、客户案例及行业分析报告。

运营中心:
东莞 / 深圳 / 广州 / 上海 /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西安 / 武汉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0755-27908682

18664972870

与我联系